公司清算中的民事責任承擔

作者:林曉鎳 來源:上海審判實踐 發布時間:2011-04-09 14:37:14 點擊數:
導讀:公司清算中的民事責任承擔作者:林曉鎳來源:互聯網文章點擊數:452【提要】公司清算法律關系中主要有三類民事責任主體。一為公司清算義務人,其民事責任包…

公司清算中的民事責任承擔
作者:林曉鎳 來源:互聯網 文章點擊數: 452

【提要】公司清算法律關系中主要有三類民事責任主體。一為公司清算義務人,其民事責任包括清算責任和清算賠償責任,二者性質不同。其中,針對消極不履行和積極履行兩種情況,清算賠償責任在舉證責任分配以及責任構成要件判斷上有所不同,此外,還應當注意區分有限責任與無限責任、連帶責任與各自責任的適用。二為公司保結人,其責任性質應根據具體情況予以區分。三為公司清算人,其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且過錯限于故意或重大過失。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性質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基于其與公司之間的特定法律關系而在公司解散時對公司負有依法組織清算義務的主體。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為全體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為公司董事和股東大會。公司解散后,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是清算義務人的法定義務,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首先應承擔清算責任,即在限定的期限內組織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的責任,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清償公司債務。清算責任屬于行為責任而非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履行的是在一定期限內組織清算的行為,最終是以公司清算后的財產對外承擔債務,而非以清算義務人的自身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出臺之前,判決清算義務人承擔清算責任成為清算義務人不履行清算義務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責任形式。這種判決雖很便當,但很難執行。由于清算責任依賴于自然人的行為,具有人身性,在清算義務人拒不履行承擔清算責任的判決時,法院無法強制其履行。有些清算義務人為了敷衍法院,出具不符合條件的清算報告表示清算完畢,公司已無財產可供執行,在這種情況下,僅僅依靠清算責任,已經無法制裁清算義務人,保護股東和債權人的利益。

為了解決清算責任的困境,《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確立了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擴展了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形式,更為充分地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所謂清算賠償責任,是指在公司清算義務人未盡清算義務,致使公司財產毀損、滅失或者無法查清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對債權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責任的轉化,是清算義務人不承擔行為責任的法律后果。與清算責任不同,清算賠償責任是一種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當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股東或者債權人進行賠償。

清算賠償責任在性質上屬于侵權責任。根據公司法的規定,不論因何種原因進行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為清算義務人,他們必須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15日內成立清算組。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在規定的時限內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即違反了其應當履行的法定義務。而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及時成立清算組,即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之一。既然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一種法定義務,那么清算義務人對其負有的清算義務則是明知或者應當知道的,清算義務人違反此義務,在主觀上即存有過錯。由于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的減損,二者之間存在著直接的因果關系,而公司財產是公司債權人實現債權的保障,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減損既是損害公司的權利,也是侵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這些都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要求清算義務人對其不作為承擔民事責任符合法律和法理的規則。

雖然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義務人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但這與公司有限責任制度并不相悖。根據公司有限責任制度的要求,股東只以其投入公司的資產為限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因此即使在公司解散時,股東承擔責任的范圍也不應超出其原先的出資。但這是在股東真實出資,沒有實施危害債權人利益行為的前提下。一旦股東實施侵權行為,其即應為此承擔相應的責任。清算義務人承擔賠償責任是以其未及時進行清算造成公司財產損失為前提的,因此并未突破有限責任的范疇。

清算賠償責任與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也并不相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基于股東出資不實、人員機構財務上的混同等原因而否認公司的人格使股東直接對外承擔責任。清算賠償責任并不以公司人格否認為前提,而是清算義務人為自己不履行清算義務給他人造成損失的行為而承擔的侵權責任,只要具備侵權的相關要件,即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二)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三個問題

1.責任的類型

清算賠償責任分為兩種,一是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清算義務人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或者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此種情形必須以清算義務人的消極行為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前提,而實踐中最大的爭議在于,此時應當由清算義務人還是相對人承擔這一要件的舉證責任。我們認為,清算義務人必須對其未及時進行清算未造成公司財產損失承擔舉證責任,證明的標準必須是確有證據顯示公司財產的構成及流向。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的法律依據在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條規定,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依本規定及其他司法解釋無法確定舉證責任承擔時,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當事人舉證能力等因素確定舉證責任的承擔。由于相對于公司清算義務人而言,公司債權人乃“局外人”,其離證據的距離要遠,其舉證能力要弱,而且清算義務人已經違反了法律限定其進行清算的義務,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更符合公平、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和當事人的實際舉證能力。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對清算義務人這種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作了規定。與前述不同的是,該條第二款進一步規定了清算義務人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應對債權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這實際上是上述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的特殊情形。在這種情形下,公司主要財產、帳冊和重要文件滅失即表明清算義務人無法證明其未及時清算未導致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因此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的第二種情形是積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由于在此種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的主觀惡意更大,因此在責任要件上應與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不同,只要清算義務人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了注銷登記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清算義務人即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清算義務人不能以其未清算注銷未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抗辯。

2.有限責任還是無限責任

在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中,清算義務人只要能夠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的范圍的,其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即以此為限,這自無爭議。但在清算義務人不能證明的情況下以及積極的不履行的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究竟應承擔無限還是有限的責任,觀點不一。

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以公司的注冊資金范圍為限。因為在不能證明公司解散時的資產狀況時,應視為公司保持了相當于成立時注冊資本的資產狀況。而且,注冊資本也是清算義務人在出資時可以合理預見的公司債務的清償責任范圍和可能承擔的清算責任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曾經起草的《關于審理解散的企業法人所涉民事糾紛案件具體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征求意見稿)》第18條就規定:因清算義務人的過錯造成對清算法人無法清算的,清算義務人對清算法人不能清償債務部分在其注冊資本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另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為無限責任,只要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其就應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采納了第二種觀點,刪除了原稿中以注冊資本范圍為限的規定。我們認為,公司的注冊資本僅是公司資產的一部分,在實際運營中,公司通過借債或者盈利獲取的公司資產也占有很大的份量,甚至遠遠超過注冊資本的規模,因此如果將清算義務人的賠償責任僅限于注冊資本,將給清算義務人轉移、侵吞公司其余財產可乘之機,課予清算義務人在不能證明公司資產走向或者擅自注銷時承擔無限責任更有利于督促清算義務人切實履行清算義務,保全公司的帳冊和相關文件,從而保障公司退出秩序的正常運行,維護公司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3.連帶責任還是各自責任

在存有多個清算義務人時,清算義務人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存有疑問。我們認為,這應依是消極的不履行還是積極的不履行而有區別。在消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各清算義務人之間應承擔連帶責任,因為每位清算義務人均負有清算的義務。一種觀點認為,能否啟動清算,權力主要在于大股東,因此在大股東不進行清算的情況下,要求小股東與其一起承擔連帶責任并不公平。我們認為小股東同樣負有清算的義務,在大股東拒不履行清算義務時,小股東可以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小股東未依照該條規定提起申請的,也是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行為,應當與大股東承擔連帶責任。在積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實際行為人將公司擅自注銷,其余清算義務人并不知情的,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二、公司保結人(對公承諾人)的民事責任

(一)保結責任的概念及由來

公司保結人是指在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注銷登記時承諾處理或者承擔公司債務的承諾人。公司保結人基于保結承諾所應承擔的責任即保結責任。

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的規定,公司注銷必須先經清算,清算結束后,公司只需提交股東會、股東大會、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外商投資的公司董事會或者人民法院、公司批準機關備案、確認的清算報告即可申請注銷登記,無需公司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公司注銷保結制度的產生是基于《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及《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第21條規定:“企業法人辦理注銷登記,應當提交法定代表人簽署的申請注銷登記報告、主管部門或者審批機關的批準文件、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或者清算組織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48條規定:“企業法人申請注銷登記,應提交下列文件、證件:(一)法定代表人簽署的注銷登記申請書;(二)原主管部門審查同意的文件;(三)主管部門或者清算組織出具的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或者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基于這些規定,實踐中,大量公司雖未經依法清算也可申請注銷,但必須由有關主體出具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承諾,此即保結承諾。有些公司登記機關在公司已經依法清算的情況下,甚至也會要求相關主體出具保結承諾。

(二)保結責任的性質

公司保結責任究竟屬何性質,眾說紛紜。 我們認為,對于保結責任首先應區分公司是否經過依法清算。已經依法清算的,公司僅應以清算后的財產清償債務,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只是依照公司登記機關的要求所履行的一項行政手續,不具民事上的法律意義,不應承擔民事上的責任。未經依法清算而出具保結承諾導致公司注銷的,應根據承諾的內容區分不同的責任。如果僅僅承諾負責對公司債權債務處理的,應解釋為僅承擔公司的清算責任,而非直接清償責任。保結人應在一定期限內負責組織公司清算,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對外承擔債務。如果明確承諾承擔保證或者擔保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保證責任,依擔保法有關保證的規定處理。如果明確承諾承擔債務或者承擔清償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于債務的承擔,應直接向公司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但對于此種債務承擔究竟屬于免責的債務承擔還是并存的債務承擔,司法實踐中存有異議。我們認為,由于免責的債務承擔必須經得公司債權人的同意,而保結承諾均是公司注銷時保結人的單方承諾,公司債權人并不知情,缺乏構成免責的債務承擔的必備要件。而并存的債務承擔系第三人加入到債的關系中與債務人共同承擔債務,并不免除原債務人的責任,無須征得債權人的同意,因此保結承諾上的債務承擔在性質上應屬并存的債務承擔更為合理。

(三)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責任的關系

保結承諾既可由清算義務人做出,也可由清算義務人之外的第三人作出。只有在清算義務人作出負責處理公司債權債務的保結承諾時,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責任才存在重合的情形,在其余的情況下,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在責任主體或者責任的內容上均存在區別。由于保結承諾是保結人的單方表示,并非與公司債權人合意的結果,因此保結責任的存在并不能免除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公司債權人可以根據有利于債務清償的原則選擇追究保結人的責任還是清算義務人的責任。

三、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人承擔民事責任的基礎與責任性質

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是指公司清算人在清算過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應當承擔的賠償責任。公司清算人系公司解散后公司機關——清算組的成員,負有執行清算業務的權利與義務,其地位與公司正常運營期間的機關——董事會的成員董事基本相同。因此,清算人與公司之間的關系屬民法上的委任契約關系,清算義務人對公司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與董事不同的是,此時清算人的主要職責是清償公司債務和公平地分配公司財產,與公司債權人的關系更為直接和密切,所以清算人不僅對公司而且對公司的債權人也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清算義務人違反上述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總的來看,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由于清算事務紛繁復雜,若因些許疏忽即要求公司清算人承擔責任,未免過苛,為此,《公司法》進一步將清算人的過錯限定于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第三款規定:“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三條第一款進一步規定:“清算組成員從事清算事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公司或者債權人主張其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這是對清算人的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行為的具體化,清算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章程即表明其主觀上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

清算人為多人時,相互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對此,應當根據清算人過錯行為違反的義務性質而確定。如果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個體的義務,比如不得侵占公司財產,不得收受賄賂,則僅有過錯的清算人承擔賠償責任。若干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整體的義務,比如適當公告的義務,則所有的清算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二)清算人的民事責任與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關系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公司解散后,負有組織清算組并啟動公司清算程序的義務的主體。而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二者的人員構成、義務內容和義務性質均不盡相同。盡管公司清算義務人和清算人在某些時候和某些部分會存在重合的情況,但二者承擔的責任內容完全不同。前者承擔的是組織公司清算的行為責任或者在不履行以及不能履行清算義務時的賠償責任,后者承擔的是因在具體執行清算過程中違反忠實和勤勉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的賠償責任。

公司清算中的民事責任承擔
作者:林曉鎳 來源:互聯網 文章點擊數: 452

【提要】公司清算法律關系中主要有三類民事責任主體。一為公司清算義務人,其民事責任包括清算責任和清算賠償責任,二者性質不同。其中,針對消極不履行和積極履行兩種情況,清算賠償責任在舉證責任分配以及責任構成要件判斷上有所不同,此外,還應當注意區分有限責任與無限責任、連帶責任與各自責任的適用。二為公司保結人,其責任性質應根據具體情況予以區分。三為公司清算人,其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且過錯限于故意或重大過失。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性質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基于其與公司之間的特定法律關系而在公司解散時對公司負有依法組織清算義務的主體。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為全體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為公司董事和股東大會。公司解散后,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是清算義務人的法定義務,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首先應承擔清算責任,即在限定的期限內組織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的責任,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清償公司債務。清算責任屬于行為責任而非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履行的是在一定期限內組織清算的行為,最終是以公司清算后的財產對外承擔債務,而非以清算義務人的自身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出臺之前,判決清算義務人承擔清算責任成為清算義務人不履行清算義務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責任形式。這種判決雖很便當,但很難執行。由于清算責任依賴于自然人的行為,具有人身性,在清算義務人拒不履行承擔清算責任的判決時,法院無法強制其履行。有些清算義務人為了敷衍法院,出具不符合條件的清算報告表示清算完畢,公司已無財產可供執行,在這種情況下,僅僅依靠清算責任,已經無法制裁清算義務人,保護股東和債權人的利益。

為了解決清算責任的困境,《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確立了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擴展了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形式,更為充分地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所謂清算賠償責任,是指在公司清算義務人未盡清算義務,致使公司財產毀損、滅失或者無法查清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對債權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責任的轉化,是清算義務人不承擔行為責任的法律后果。與清算責任不同,清算賠償責任是一種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當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股東或者債權人進行賠償。

清算賠償責任在性質上屬于侵權責任。根據公司法的規定,不論因何種原因進行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為清算義務人,他們必須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15日內成立清算組。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在規定的時限內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即違反了其應當履行的法定義務。而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及時成立清算組,即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之一。既然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一種法定義務,那么清算義務人對其負有的清算義務則是明知或者應當知道的,清算義務人違反此義務,在主觀上即存有過錯。由于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的減損,二者之間存在著直接的因果關系,而公司財產是公司債權人實現債權的保障,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減損既是損害公司的權利,也是侵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這些都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要求清算義務人對其不作為承擔民事責任符合法律和法理的規則。

雖然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義務人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但這與公司有限責任制度并不相悖。根據公司有限責任制度的要求,股東只以其投入公司的資產為限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因此即使在公司解散時,股東承擔責任的范圍也不應超出其原先的出資。但這是在股東真實出資,沒有實施危害債權人利益行為的前提下。一旦股東實施侵權行為,其即應為此承擔相應的責任。清算義務人承擔賠償責任是以其未及時進行清算造成公司財產損失為前提的,因此并未突破有限責任的范疇。

清算賠償責任與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也并不相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基于股東出資不實、人員機構財務上的混同等原因而否認公司的人格使股東直接對外承擔責任。清算賠償責任并不以公司人格否認為前提,而是清算義務人為自己不履行清算義務給他人造成損失的行為而承擔的侵權責任,只要具備侵權的相關要件,即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二)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三個問題

1.責任的類型

清算賠償責任分為兩種,一是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清算義務人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或者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此種情形必須以清算義務人的消極行為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前提,而實踐中最大的爭議在于,此時應當由清算義務人還是相對人承擔這一要件的舉證責任。我們認為,清算義務人必須對其未及時進行清算未造成公司財產損失承擔舉證責任,證明的標準必須是確有證據顯示公司財產的構成及流向。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的法律依據在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條規定,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依本規定及其他司法解釋無法確定舉證責任承擔時,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當事人舉證能力等因素確定舉證責任的承擔。由于相對于公司清算義務人而言,公司債權人乃“局外人”,其離證據的距離要遠,其舉證能力要弱,而且清算義務人已經違反了法律限定其進行清算的義務,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更符合公平、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和當事人的實際舉證能力。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對清算義務人這種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作了規定。與前述不同的是,該條第二款進一步規定了清算義務人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應對債權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這實際上是上述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的特殊情形。在這種情形下,公司主要財產、帳冊和重要文件滅失即表明清算義務人無法證明其未及時清算未導致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因此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的第二種情形是積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由于在此種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的主觀惡意更大,因此在責任要件上應與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不同,只要清算義務人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了注銷登記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清算義務人即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清算義務人不能以其未清算注銷未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抗辯。

2.有限責任還是無限責任

在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中,清算義務人只要能夠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的范圍的,其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即以此為限,這自無爭議。但在清算義務人不能證明的情況下以及積極的不履行的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究竟應承擔無限還是有限的責任,觀點不一。

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以公司的注冊資金范圍為限。因為在不能證明公司解散時的資產狀況時,應視為公司保持了相當于成立時注冊資本的資產狀況。而且,注冊資本也是清算義務人在出資時可以合理預見的公司債務的清償責任范圍和可能承擔的清算責任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曾經起草的《關于審理解散的企業法人所涉民事糾紛案件具體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征求意見稿)》第18條就規定:因清算義務人的過錯造成對清算法人無法清算的,清算義務人對清算法人不能清償債務部分在其注冊資本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另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為無限責任,只要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其就應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采納了第二種觀點,刪除了原稿中以注冊資本范圍為限的規定。我們認為,公司的注冊資本僅是公司資產的一部分,在實際運營中,公司通過借債或者盈利獲取的公司資產也占有很大的份量,甚至遠遠超過注冊資本的規模,因此如果將清算義務人的賠償責任僅限于注冊資本,將給清算義務人轉移、侵吞公司其余財產可乘之機,課予清算義務人在不能證明公司資產走向或者擅自注銷時承擔無限責任更有利于督促清算義務人切實履行清算義務,保全公司的帳冊和相關文件,從而保障公司退出秩序的正常運行,維護公司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3.連帶責任還是各自責任

在存有多個清算義務人時,清算義務人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存有疑問。我們認為,這應依是消極的不履行還是積極的不履行而有區別。在消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各清算義務人之間應承擔連帶責任,因為每位清算義務人均負有清算的義務。一種觀點認為,能否啟動清算,權力主要在于大股東,因此在大股東不進行清算的情況下,要求小股東與其一起承擔連帶責任并不公平。我們認為小股東同樣負有清算的義務,在大股東拒不履行清算義務時,小股東可以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小股東未依照該條規定提起申請的,也是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行為,應當與大股東承擔連帶責任。在積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實際行為人將公司擅自注銷,其余清算義務人并不知情的,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二、公司保結人(對公承諾人)的民事責任

(一)保結責任的概念及由來

公司保結人是指在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注銷登記時承諾處理或者承擔公司債務的承諾人。公司保結人基于保結承諾所應承擔的責任即保結責任。

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的規定,公司注銷必須先經清算,清算結束后,公司只需提交股東會、股東大會、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外商投資的公司董事會或者人民法院、公司批準機關備案、確認的清算報告即可申請注銷登記,無需公司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公司注銷保結制度的產生是基于《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及《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第21條規定:“企業法人辦理注銷登記,應當提交法定代表人簽署的申請注銷登記報告、主管部門或者審批機關的批準文件、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或者清算組織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48條規定:“企業法人申請注銷登記,應提交下列文件、證件:(一)法定代表人簽署的注銷登記申請書;(二)原主管部門審查同意的文件;(三)主管部門或者清算組織出具的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或者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基于這些規定,實踐中,大量公司雖未經依法清算也可申請注銷,但必須由有關主體出具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承諾,此即保結承諾。有些公司登記機關在公司已經依法清算的情況下,甚至也會要求相關主體出具保結承諾。

(二)保結責任的性質

公司保結責任究竟屬何性質,眾說紛紜。 我們認為,對于保結責任首先應區分公司是否經過依法清算。已經依法清算的,公司僅應以清算后的財產清償債務,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只是依照公司登記機關的要求所履行的一項行政手續,不具民事上的法律意義,不應承擔民事上的責任。未經依法清算而出具保結承諾導致公司注銷的,應根據承諾的內容區分不同的責任。如果僅僅承諾負責對公司債權債務處理的,應解釋為僅承擔公司的清算責任,而非直接清償責任。保結人應在一定期限內負責組織公司清算,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對外承擔債務。如果明確承諾承擔保證或者擔保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保證責任,依擔保法有關保證的規定處理。如果明確承諾承擔債務或者承擔清償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于債務的承擔,應直接向公司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但對于此種債務承擔究竟屬于免責的債務承擔還是并存的債務承擔,司法實踐中存有異議。我們認為,由于免責的債務承擔必須經得公司債權人的同意,而保結承諾均是公司注銷時保結人的單方承諾,公司債權人并不知情,缺乏構成免責的債務承擔的必備要件。而并存的債務承擔系第三人加入到債的關系中與債務人共同承擔債務,并不免除原債務人的責任,無須征得債權人的同意,因此保結承諾上的債務承擔在性質上應屬并存的債務承擔更為合理。

(三)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責任的關系

保結承諾既可由清算義務人做出,也可由清算義務人之外的第三人作出。只有在清算義務人作出負責處理公司債權債務的保結承諾時,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責任才存在重合的情形,在其余的情況下,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在責任主體或者責任的內容上均存在區別。由于保結承諾是保結人的單方表示,并非與公司債權人合意的結果,因此保結責任的存在并不能免除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公司債權人可以根據有利于債務清償的原則選擇追究保結人的責任還是清算義務人的責任。

三、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人承擔民事責任的基礎與責任性質

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是指公司清算人在清算過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應當承擔的賠償責任。公司清算人系公司解散后公司機關——清算組的成員,負有執行清算業務的權利與義務,其地位與公司正常運營期間的機關——董事會的成員董事基本相同。因此,清算人與公司之間的關系屬民法上的委任契約關系,清算義務人對公司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與董事不同的是,此時清算人的主要職責是清償公司債務和公平地分配公司財產,與公司債權人的關系更為直接和密切,所以清算人不僅對公司而且對公司的債權人也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清算義務人違反上述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總的來看,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由于清算事務紛繁復雜,若因些許疏忽即要求公司清算人承擔責任,未免過苛,為此,《公司法》進一步將清算人的過錯限定于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第三款規定:“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三條第一款進一步規定:“清算組成員從事清算事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公司或者債權人主張其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這是對清算人的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行為的具體化,清算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章程即表明其主觀上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

清算人為多人時,相互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對此,應當根據清算人過錯行為違反的義務性質而確定。如果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個體的義務,比如不得侵占公司財產,不得收受賄賂,則僅有過錯的清算人承擔賠償責任。若干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整體的義務,比如適當公告的義務,則所有的清算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二)清算人的民事責任與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關系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公司解散后,負有組織清算組并啟動公司清算程序的義務的主體。而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二者的人員構成、義務內容和義務性質均不盡相同。盡管公司清算義務人和清算人在某些時候和某些部分會存在重合的情況,但二者承擔的責任內容完全不同。前者承擔的是組織公司清算的行為責任或者在不履行以及不能履行清算義務時的賠償責任,后者承擔的是因在具體執行清算過程中違反忠實和勤勉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的賠償責任。

【提要】公司清算法律關系中主要有三類民事責任主體。一為公司清算義務人,其民事責任包括清算責任和清算賠償責任,二者性質不同。其中,針對消極不履行和積極履行兩種情況,清算賠償責任在舉證責任分配以及責任構成要件判斷上有所不同,此外,還應當注意區分有限責任與無限責任、連帶責任與各自責任的適用。二為公司保結人,其責任性質應根據具體情況予以區分。三為公司清算人,其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且過錯限于故意或重大過失。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性質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基于其與公司之間的特定法律關系而在公司解散時對公司負有依法組織清算義務的主體。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為全體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為公司董事和股東大會。公司解散后,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是清算義務人的法定義務,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首先應承擔清算責任,即在限定的期限內組織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的責任,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清償公司債務。清算責任屬于行為責任而非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履行的是在一定期限內組織清算的行為,最終是以公司清算后的財產對外承擔債務,而非以清算義務人的自身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出臺之前,判決清算義務人承擔清算責任成為清算義務人不履行清算義務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責任形式。這種判決雖很便當,但很難執行。由于清算責任依賴于自然人的行為,具有人身性,在清算義務人拒不履行承擔清算責任的判決時,法院無法強制其履行。有些清算義務人為了敷衍法院,出具不符合條件的清算報告表示清算完畢,公司已無財產可供執行,在這種情況下,僅僅依靠清算責任,已經無法制裁清算義務人,保護股東和債權人的利益。

為了解決清算責任的困境,《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確立了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擴展了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形式,更為充分地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所謂清算賠償責任,是指在公司清算義務人未盡清算義務,致使公司財產毀損、滅失或者無法查清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對債權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責任的轉化,是清算義務人不承擔行為責任的法律后果。與清算責任不同,清算賠償責任是一種財產責任,清算義務人應當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股東或者債權人進行賠償。

清算賠償責任在性質上屬于侵權責任。根據公司法的規定,不論因何種原因進行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為清算義務人,他們必須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15日內成立清算組。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在規定的時限內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即違反了其應當履行的法定義務。而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未及時成立清算組,即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之一。既然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一種法定義務,那么清算義務人對其負有的清算義務則是明知或者應當知道的,清算義務人違反此義務,在主觀上即存有過錯。由于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的減損,二者之間存在著直接的因果關系,而公司財產是公司債權人實現債權的保障,清算義務人未及時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財產減損既是損害公司的權利,也是侵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這些都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要求清算義務人對其不作為承擔民事責任符合法律和法理的規則。

雖然清算賠償責任是清算義務人以自己的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但這與公司有限責任制度并不相悖。根據公司有限責任制度的要求,股東只以其投入公司的資產為限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因此即使在公司解散時,股東承擔責任的范圍也不應超出其原先的出資。但這是在股東真實出資,沒有實施危害債權人利益行為的前提下。一旦股東實施侵權行為,其即應為此承擔相應的責任。清算義務人承擔賠償責任是以其未及時進行清算造成公司財產損失為前提的,因此并未突破有限責任的范疇。

清算賠償責任與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也并不相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基于股東出資不實、人員機構財務上的混同等原因而否認公司的人格使股東直接對外承擔責任。清算賠償責任并不以公司人格否認為前提,而是清算義務人為自己不履行清算義務給他人造成損失的行為而承擔的侵權責任,只要具備侵權的相關要件,即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二)公司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三個問題

1.責任的類型

清算賠償責任分為兩種,一是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清算義務人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或者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此種情形必須以清算義務人的消極行為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前提,而實踐中最大的爭議在于,此時應當由清算義務人還是相對人承擔這一要件的舉證責任。我們認為,清算義務人必須對其未及時進行清算未造成公司財產損失承擔舉證責任,證明的標準必須是確有證據顯示公司財產的構成及流向。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的法律依據在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條規定,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依本規定及其他司法解釋無法確定舉證責任承擔時,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當事人舉證能力等因素確定舉證責任的承擔。由于相對于公司清算義務人而言,公司債權人乃“局外人”,其離證據的距離要遠,其舉證能力要弱,而且清算義務人已經違反了法律限定其進行清算的義務,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舉證責任更符合公平、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和當事人的實際舉證能力。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對清算義務人這種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作了規定。與前述不同的是,該條第二款進一步規定了清算義務人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應對債權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這實際上是上述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的特殊情形。在這種情形下,公司主要財產、帳冊和重要文件滅失即表明清算義務人無法證明其未及時清算未導致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因此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

清算賠償責任的第二種情形是積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即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時應承擔的賠償責任。由于在此種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的主觀惡意更大,因此在責任要件上應與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不同,只要清算義務人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了注銷登記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清算義務人即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清算義務人不能以其未清算注銷未造成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為抗辯。

2.有限責任還是無限責任

在消極不履行的賠償責任中,清算義務人只要能夠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的范圍的,其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即以此為限,這自無爭議。但在清算義務人不能證明的情況下以及積極的不履行的情形下,清算義務人究竟應承擔無限還是有限的責任,觀點不一。

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以公司的注冊資金范圍為限。因為在不能證明公司解散時的資產狀況時,應視為公司保持了相當于成立時注冊資本的資產狀況。而且,注冊資本也是清算義務人在出資時可以合理預見的公司債務的清償責任范圍和可能承擔的清算責任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曾經起草的《關于審理解散的企業法人所涉民事糾紛案件具體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征求意見稿)》第18條就規定:因清算義務人的過錯造成對清算法人無法清算的,清算義務人對清算法人不能清償債務部分在其注冊資本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另一種觀點認為,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賠償責任應為無限責任,只要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其就應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采納了第二種觀點,刪除了原稿中以注冊資本范圍為限的規定。我們認為,公司的注冊資本僅是公司資產的一部分,在實際運營中,公司通過借債或者盈利獲取的公司資產也占有很大的份量,甚至遠遠超過注冊資本的規模,因此如果將清算義務人的賠償責任僅限于注冊資本,將給清算義務人轉移、侵吞公司其余財產可乘之機,課予清算義務人在不能證明公司資產走向或者擅自注銷時承擔無限責任更有利于督促清算義務人切實履行清算義務,保全公司的帳冊和相關文件,從而保障公司退出秩序的正常運行,維護公司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3.連帶責任還是各自責任

在存有多個清算義務人時,清算義務人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存有疑問。我們認為,這應依是消極的不履行還是積極的不履行而有區別。在消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各清算義務人之間應承擔連帶責任,因為每位清算義務人均負有清算的義務。一種觀點認為,能否啟動清算,權力主要在于大股東,因此在大股東不進行清算的情況下,要求小股東與其一起承擔連帶責任并不公平。我們認為小股東同樣負有清算的義務,在大股東拒不履行清算義務時,小股東可以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小股東未依照該條規定提起申請的,也是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行為,應當與大股東承擔連帶責任。在積極的不履行情形下,實際行為人將公司擅自注銷,其余清算義務人并不知情的,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二、公司保結人(對公承諾人)的民事責任

(一)保結責任的概念及由來

公司保結人是指在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注銷登記時承諾處理或者承擔公司債務的承諾人。公司保結人基于保結承諾所應承擔的責任即保結責任。

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的規定,公司注銷必須先經清算,清算結束后,公司只需提交股東會、股東大會、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外商投資的公司董事會或者人民法院、公司批準機關備案、確認的清算報告即可申請注銷登記,無需公司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公司注銷保結制度的產生是基于《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及《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第21條規定:“企業法人辦理注銷登記,應當提交法定代表人簽署的申請注銷登記報告、主管部門或者審批機關的批準文件、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或者清算組織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48條規定:“企業法人申請注銷登記,應提交下列文件、證件:(一)法定代表人簽署的注銷登記申請書;(二)原主管部門審查同意的文件;(三)主管部門或者清算組織出具的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文件或者清理債務完結的證明。”基于這些規定,實踐中,大量公司雖未經依法清算也可申請注銷,但必須由有關主體出具負責清理債權債務的承諾,此即保結承諾。有些公司登記機關在公司已經依法清算的情況下,甚至也會要求相關主體出具保結承諾。

(二)保結責任的性質

公司保結責任究竟屬何性質,眾說紛紜。 我們認為,對于保結責任首先應區分公司是否經過依法清算。已經依法清算的,公司僅應以清算后的財產清償債務,保結人出具保結承諾只是依照公司登記機關的要求所履行的一項行政手續,不具民事上的法律意義,不應承擔民事上的責任。未經依法清算而出具保結承諾導致公司注銷的,應根據承諾的內容區分不同的責任。如果僅僅承諾負責對公司債權債務處理的,應解釋為僅承擔公司的清算責任,而非直接清償責任。保結人應在一定期限內負責組織公司清算,并以清算后的公司財產對外承擔債務。如果明確承諾承擔保證或者擔保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保證責任,依擔保法有關保證的規定處理。如果明確承諾承擔債務或者承擔清償責任的,其性質上應屬于債務的承擔,應直接向公司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但對于此種債務承擔究竟屬于免責的債務承擔還是并存的債務承擔,司法實踐中存有異議。我們認為,由于免責的債務承擔必須經得公司債權人的同意,而保結承諾均是公司注銷時保結人的單方承諾,公司債權人并不知情,缺乏構成免責的債務承擔的必備要件。而并存的債務承擔系第三人加入到債的關系中與債務人共同承擔債務,并不免除原債務人的責任,無須征得債權人的同意,因此保結承諾上的債務承擔在性質上應屬并存的債務承擔更為合理。

(三)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責任的關系

保結承諾既可由清算義務人做出,也可由清算義務人之外的第三人作出。只有在清算義務人作出負責處理公司債權債務的保結承諾時,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清算責任才存在重合的情形,在其余的情況下,保結責任與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在責任主體或者責任的內容上均存在區別。由于保結承諾是保結人的單方表示,并非與公司債權人合意的結果,因此保結責任的存在并不能免除清算義務人的責任。公司債權人可以根據有利于債務清償的原則選擇追究保結人的責任還是清算義務人的責任。

三、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

(一)公司清算人承擔民事責任的基礎與責任性質

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是指公司清算人在清算過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應當承擔的賠償責任。公司清算人系公司解散后公司機關——清算組的成員,負有執行清算業務的權利與義務,其地位與公司正常運營期間的機關——董事會的成員董事基本相同。因此,清算人與公司之間的關系屬民法上的委任契約關系,清算義務人對公司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與董事不同的是,此時清算人的主要職責是清償公司債務和公平地分配公司財產,與公司債權人的關系更為直接和密切,所以清算人不僅對公司而且對公司的債權人也負有忠實與勤勉的義務。清算義務人違反上述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總的來看,公司清算人的民事責任為過錯責任。由于清算事務紛繁復雜,若因些許疏忽即要求公司清算人承擔責任,未免過苛,為此,《公司法》進一步將清算人的過錯限定于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第三款規定:“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三條第一款進一步規定:“清算組成員從事清算事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公司或者債權人主張其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這是對清算人的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行為的具體化,清算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章程即表明其主觀上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

清算人為多人時,相互之間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對此,應當根據清算人過錯行為違反的義務性質而確定。如果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個體的義務,比如不得侵占公司財產,不得收受賄賂,則僅有過錯的清算人承擔賠償責任。若干清算人的過錯行為違反的是法律課以清算人整體的義務,比如適當公告的義務,則所有的清算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二)清算人的民事責任與清算義務人民事責任的關系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公司解散后,負有組織清算組并啟動公司清算程序的義務的主體。而公司清算人是指公司解散后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二者的人員構成、義務內容和義務性質均不盡相同。盡管公司清算義務人和清算人在某些時候和某些部分會存在重合的情況,但二者承擔的責任內容完全不同。前者承擔的是組織公司清算的行為責任或者在不履行以及不能履行清算義務時的賠償責任,后者承擔的是因在具體執行清算過程中違反忠實和勤勉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的賠償責任。

上一篇:法律顧問服務的內容 下一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等四部法律的決定
吉林十一选五技巧